1. <em id="hhi27"></em>
  2. <th id="hhi27"></th>
    <tbody id="hhi27"></tbody>
  3. 陸軍特種作戰學院如何鍛造特戰精銳?請看“特種課程表”

    2018-10-09 11:58 來源: 解放軍報
    調整字體


      牽引橫越課目訓練中,學員們全副武裝徒手攀爬越過30米長的繩橋。候 彬攝
      解放軍報訊  “這里最舒服的日子是昨天!”走進學員宿舍樓,大廳電子顯示屏上滾動播放著每個學員隊的課程表:武裝越野、射擊訓練、攀登格斗、武裝泅渡……
      腳后跟踢槍上膛、攀登絕壁、秒擒敵人,還必須擅長潛水、偽裝、爆破、負重越野、野外求生等多種戰斗技能……在外人眼里,他們是最牛的“叢林尖刀”、戰場上的“殺手锏”……只因為他們有一個讓人熱血沸騰的共同名字——特種兵。
      作為培養中國陸軍特種兵的搖籃,陸軍特種作戰學院如何鍛造“特戰精銳”?記者走進陸軍特種作戰學院,通過一張張“特種課程表”,揭開她神秘的面紗。
      ——編 者
      初秋的桂北腹地,高溫尚未消退。踩著“秋老虎”的尾巴,陸軍特種作戰學院學員的新學期第一課開始了。
      “以最快的速度越過障礙,最后兩名重來!”一聲令下,學員們撲向障礙:8人合力挺舉千余斤重的沖鋒舟完成40次下蹲后,匍匐通過25米長的鐵絲網,徒手翻越10米高墻,緊接著跳進水坑挺舉彈藥箱,然后穿越4道火墻,爬上30米長的麻繩橋,進入2米深的螞蟻洞,越過20米長的泥潭……
      “這些都是每名特戰隊員的必修課!”學員李承陽從泥潭里爬出來時,已經成了“泥人”。過去一年里,類似這樣嚴酷的“特種課程”,李承陽和他的戰友們已經習以為常。
      一名合格特種兵,要熟練掌握10多項三棲特戰技能
      懸垂的麻繩每晃一下,都重重撞擊著學員汪健的自尊心。
      “今天,我一定要突進15秒!”這是汪健第437次訓練踩繩上。同班的戰友都拿到了優秀,只有他因個子小、手腳短,遲遲未能突進優秀行列。
      汪健咬著牙,索性扯掉手掌上的創可貼。傷口還沒來得及結痂,血紅一片。他縱身一躍,雙腳踩定后,蜷身、攀爬、再踩……粗糙的麻繩撕裂著傷口,陣陣痛感沿著神經直導大腦。
      “10、11、12……”齊聲吶喊的助威聲,讓汪健顧不上疼痛。這一次,他終于以14秒的成績,成功躋身優秀行列。
      “在特戰學院的字典里,從來沒有‘舒服’二字!”該院特種技術系主任牛海軍說。在他帶過的學員里,除個別先天條件好的學員外,想要練就一招制敵的特戰技能,不經歷成百上千次的反復錘煉,是絕無可能的。
      翻開學員基礎技能課程表,記者看到,學員們要想成為一名合格的特種兵,要熟練掌握格斗、攀登、索滑、傘降、潛水、泅渡等10多項三棲特戰技能,每一項都有極高標準。
      一記直拳打出,沙袋的裂紋被扯開了一道口子。學員鄭鈔抱著被自己打壞的第3個沙袋開心地笑了:出拳的速度,終于比自己最好成績又快了0.2秒。
      他忘不了第一次與世界女軍人跆拳道錦標賽冠軍、格斗教員宋美霞過招時的尷尬情景。入伍前,鄭鈔曾練習過兩年跆拳道,1米8的大個,對于宋教員放出“接過我五招,期末免考”的誘惑,他毫不猶豫地舉手一試。結果,沒等他一記直拳打出,就已被撂倒在地。
      打好一記直拳有多難?宋美霞將其分解為10多個要素,僅速度練習,學員們10分鐘內就要完成單手出拳500次。每次課后,不少學員夾菜時手都是抖的。
      傷疤是特種兵的另一種“榮耀”。掉皮、裂肉、長膿瘡,常折磨得學員們難以入睡,“仰著睡很痛,所以就趴著睡”??梢挥X醒來,他們又全然忘記了傷疤的痛。對他們來說,這是特種兵的“成人禮”。
      “超強意志力”訓練,幾乎貫穿所有課程
      豆大的汗珠夾帶著油彩,沿著眉心浸入眼角,學員劉金龍使勁閉了下眼睛,還是阻擋不了滿頭大汗的猛烈攻勢。
      趴在近50攝氏度高溫的草叢里,面對頭頂毒辣的陽光暴曬,劉金龍一動不動,瞄準鏡里一片樹葉的晃動,都會觸發他的神經產生一次沖動。
      第58分鐘,劉金龍感到呼吸困難,眼里陣陣辛辣,他的視線變得模糊,幾次眨眼,未起作用,他下意識小心翼翼地用衣袖抹了下眼角。
      突然,百米開外的密林里傳來一聲槍響,劉金龍腦袋上冒起了紅煙。他意識到,自己被對手擊中了。
      這是劉金龍主動向全軍特等狙擊手、狙擊教員趙前程發起的一次挑戰。來學院培訓前,他是單位小有名氣的神射手。經過兩個多月的刻苦訓練,讓他的“野心”日漸膨脹。
      再看到趙教員時,他迷彩服領子上已滲出一層白鹽。劉金龍佩服之余,心里暗自后悔:或許再堅持一秒,就有可能“擊斃”對手。
      在有著豐富實戰經驗的趙前程看來,狙擊高手之間的較量,比拼的是誰有更強悍的意志力。因此,在他為這批學員制訂的意志訓練課程表里,高溫、極寒、強干擾等極端條件下的對抗訓練,比例大幅增加,要求也異??量?。
      極限的突破,有時就在下一秒的堅持。當學員李明軍在地圖上把沿途走過的點位用鉛筆連起來時,他自己都不敢相信:兩晝夜,負重30公斤,沒有任何補給,走了近100公里。那一刻,他躺在草地上,干裂的嘴唇對著天空發笑。
      過去兩天里,李明軍沒有吃過一口熱食,只能靠沿途凈化的少量溪水充饑。李明軍說:“蛇蟲鼠蟻,只要毒不死人,都恨不得搶來吃?!?br>  “特種部隊特種魂,特種精神特種人?!痹趯W員柳欽這批潛水隊員的眼里,“特種課程表”無不包含著“超強意志力”訓練。
      從游泳池里潛了半個多小時,浮出水面的那一刻,柳欽已經聽不到周圍的聲音。長時間的浸泡,耳膜承受的壓力要比水面上大得多。每次訓練,他都想著能比前一次多呆幾分鐘,只有提高身體器官的抗壓能力,才能在深潛時多下去1米。
      從學員的戰術課程表上,能清晰發現“行動指揮能力”這個靶標
      半年前,在新疆和田飛往廣州的航班上,學員木塔里蒲·阿不都拉無限憧憬地盤算著軍校最后一學期的規劃:讀5本書、學習攝影技術、準備畢業論文答辯……不承想,自己“完美”的計劃,被新學期嚴酷的課程表“無情”地打亂:4個多月學時,有近3個月是野外駐訓,期間還穿插攀登、格斗、爆破等13項特種技能課目,破襲、營救、“斬首”等大小戰術演練10余場,再加上畢業聯考,真正留給自己的時間幾乎沒有。
      說是畢業聯考,更是“魔鬼訓練”:千里機動到駐訓地,宿營當晚,晝夜連貫演練的“集結號”就毫無預告地吹響;野外生存,沒有任何食物保障,全程不間斷遭“敵”襲擾;破襲行動,全員荷槍實彈,實兵對抗系統實時通報傷亡情況;高原強化訓練剛結束,立即機動轉場,開展高強度徒步行軍……
      為躲避“敵人”搜索,學員們被迫不斷轉移到陌生的山地叢林中,依靠軍事地形學知識和簡單設備研判地形、負重行軍。在體力幾乎透支的情況下,他們還必須完成翻越斷崖障礙、敵后捕俘、潛伏偵察等任務。30余米高的斷崖,讓人望而生畏,碎石不斷滑落,學員們只能依靠攀爬技能和警戒掩護,不能有絲毫懈怠和停頓。
      3個月時間,輾轉數千公里,歷經大小演練10余場,讓木塔里蒲·阿不都拉和同學們吃盡了苦頭,個個脫了幾層皮掉了幾斤肉。
      從學員的戰術課程表上,能清晰發現“行動指揮能力”這個靶標,10多項特戰技能融入戰術課目,通過變換地形、構設條件,錘煉學員復雜環境下遂行多重任務的行動指揮能力。
      如今,幾個月過去了,木塔里蒲·阿不都拉已畢業到部隊。然而,他的日記本里還夾帶著那張課程表。在他看來,這張紙,是自己蛻變的最好見證;那些難忘的經歷,都將成為他和戰友們站在更高起點上起跳的“基石”。
      【編輯:吳蕾】
    掃二維碼上移動長江網
    分享到: 0

    文化社會

    財經健康

    旅游青春